当前位置: 首页 > 系统分类

浏览历史

文章标题 作者 添加日期
公司简介 午后煮一壶茶冉冉升腾的雾气萦绕在空气里,迷蒙了眼前的视野。仿若与凡尘有了壁垒抽身出近景光影飘然而过千山万水。过往经年如黑白的胶片一张张的浮现回忆毫无征兆淬不及防的袭来被吸入时光逆旅。我知道我并不能真的走回旧年华与心仪的彼时的你谈一场风花雪月、旗鼓相当的恋爱,而令我深爱的你就这样留在光阴的彼岸并无一座桥可以可以飞架天籁将彼岸的你还原于现世今朝。亦无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崎岖山路更没有那一方丝棉锦帕拂落心灵尘埃。即便果真有灯塔屹立海上又如何原罪本就并非存于俗世烟火之中,而是蒙蔽了心灵的内眼。遂成为不可逾越的沟壑天堑所能的救赎被生生隔绝。心向荣万物复苏心凋敝宙宇停歇。不肯睁眼的人任凭谁也无力揽过他的手。这一条蜿蜒的行程间一切以悄然改变而曾经就只能够留于被无边寂寥渐渐覆盖的孤岛曲高和寡终于了无踪迹再也不见。 2012-11-17
联系我们 午后煮一壶茶冉冉升腾的雾气萦绕在空气里,迷蒙了眼前的视野。仿若与凡尘有了壁垒抽身出近景光影飘然而过千山万水。过往经年如黑白的胶片一张张的浮现回忆毫无征兆淬不及防的袭来被吸入时光逆旅。我知道我并不能真的走回旧年华与心仪的彼时的你谈一场风花雪月、旗鼓相当的恋爱,而令我深爱的你就这样留在光阴的彼岸并无一座桥可以可以飞架天籁将彼岸的你还原于现世今朝。亦无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崎岖山路更没有那一方丝棉锦帕拂落心灵尘埃。即便果真有灯塔屹立海上又如何原罪本就并非存于俗世烟火之中,而是蒙蔽了心灵的内眼。遂成为不可逾越的沟壑天堑所能的救赎被生生隔绝。心向荣万物复苏心凋敝宙宇停歇。不肯睁眼的人任凭谁也无力揽过他的手。这一条蜿蜒的行程间一切以悄然改变而曾经就只能够留于被无边寂寥渐渐覆盖的孤岛曲高和寡终于了无踪迹再也不见。 2012-11-17
咨询热点 午后煮一壶茶冉冉升腾的雾气萦绕在空气里,迷蒙了眼前的视野。仿若与凡尘有了壁垒抽身出近景光影飘然而过千山万水。过往经年如黑白的胶片一张张的浮现回忆毫无征兆淬不及防的袭来被吸入时光逆旅。我知道我并不能真的走回旧年华与心仪的彼时的你谈一场风花雪月、旗鼓相当的恋爱,而令我深爱的你就这样留在光阴的彼岸并无一座桥可以可以飞架天籁将彼岸的你还原于现世今朝。亦无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崎岖山路更没有那一方丝棉锦帕拂落心灵尘埃。即便果真有灯塔屹立海上又如何原罪本就并非存于俗世烟火之中,而是蒙蔽了心灵的内眼。遂成为不可逾越的沟壑天堑所能的救赎被生生隔绝。心向荣万物复苏心凋敝宙宇停歇。不肯睁眼的人任凭谁也无力揽过他的手。这一条蜿蜒的行程间一切以悄然改变而曾经就只能够留于被无边寂寥渐渐覆盖的孤岛曲高和寡终于了无踪迹再也不见。 2012-11-17
隐私保护 午后煮一壶茶冉冉升腾的雾气萦绕在空气里,迷蒙了眼前的视野。仿若与凡尘有了壁垒抽身出近景光影飘然而过千山万水。过往经年如黑白的胶片一张张的浮现回忆毫无征兆淬不及防的袭来被吸入时光逆旅。我知道我并不能真的走回旧年华与心仪的彼时的你谈一场风花雪月、旗鼓相当的恋爱,而令我深爱的你就这样留在光阴的彼岸并无一座桥可以可以飞架天籁将彼岸的你还原于现世今朝。亦无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崎岖山路更没有那一方丝棉锦帕拂落心灵尘埃。即便果真有灯塔屹立海上又如何原罪本就并非存于俗世烟火之中,而是蒙蔽了心灵的内眼。遂成为不可逾越的沟壑天堑所能的救赎被生生隔绝。心向荣万物复苏心凋敝宙宇停歇。不肯睁眼的人任凭谁也无力揽过他的手。这一条蜿蜒的行程间一切以悄然改变而曾经就只能够留于被无边寂寥渐渐覆盖的孤岛曲高和寡终于了无踪迹再也不见。 2012-11-17
免责条款 午后煮一壶茶冉冉升腾的雾气萦绕在空气里,迷蒙了眼前的视野。仿若与凡尘有了壁垒抽身出近景光影飘然而过千山万水。过往经年如黑白的胶片一张张的浮现回忆毫无征兆淬不及防的袭来被吸入时光逆旅。我知道我并不能真的走回旧年华与心仪的彼时的你谈一场风花雪月、旗鼓相当的恋爱,而令我深爱的你就这样留在光阴的彼岸并无一座桥可以可以飞架天籁将彼岸的你还原于现世今朝。亦无一盏明灯可以照亮崎岖山路更没有那一方丝棉锦帕拂落心灵尘埃。即便果真有灯塔屹立海上又如何原罪本就并非存于俗世烟火之中,而是蒙蔽了心灵的内眼。遂成为不可逾越的沟壑天堑所能的救赎被生生隔绝。心向荣万物复苏心凋敝宙宇停歇。不肯睁眼的人任凭谁也无力揽过他的手。这一条蜿蜒的行程间一切以悄然改变而曾经就只能够留于被无边寂寥渐渐覆盖的孤岛曲高和寡终于了无踪迹再也不见。 2012-11-17
总计 5 个记录